学历职业反差极大,硕士城管

硕士城管,学历与职业挂钩,硕士当城管,硕士城管,12名硕士当城管被指人才浪费媒体来源,现在好多地方的城市管理以为管理就是执法

●新世说

新闻背景:据报道,常州正式城管队员大部分为本科学历,一线执法队伍中更有12名硕士研究生。有网友质疑“硕士城管”是人才浪费。

江苏常州城管一线共有12名硕士,而且这些硕士城管队员中有的就是从事沿街巡查工作。网友称,初中生就能干的工作,硕士去做,这不是浪费吗?(2月28日《人民日报》)

□佘宗明

硕士当城管,是人才浪费还是人尽其才?答案恐怕得到城市管理的客观规律中去探寻。与传统的简单执法不同,现代城管急需大量人文、生态、公关、心理等方面的专业人才,以满足和丰富居民对生活便利的现实需要。另一方面,曾经存在的一些“开口骂人”、“动手打人”等野蛮执法现象,也呼唤城管执法队伍素质的全面提升。可以说,“硕士城管”既是对社会需求的一种回应措施,也将对城管形象的重树发挥不可小觑的作用。

对于城市管理,我们不能一边抱怨城管素质低,反过头来又反对高素质人才进入城管队伍,其实,城市管理更须用“牛刀”。城市管理多遭诟病,根源还在于理念问题。城市管理理念应该是服务,而不是执法,更不是罚款。现在好多地方的城市管理以为管理就是执法,以执法代替服务,以处罚代管理,才导致城管与公众关系紧张,冲突不断。
12名硕士当城管被指人才浪费媒体来源:安徽卫视

某些“旧闻”,之所以屡被翻新,在于它仍是舆论场中的争议点。比如说,硕士城管。

鼓励和引导高校毕业生到基层去、到群众最需要的地方去建功立业,是新时期就业政策的重要指向。与部分毕业生削尖脑袋也要冲向热门行业的盲目择业观相比,将社会需求与自身所学有机结合的“硕士城管”的择业观恐怕更为理性,也更趋务实。

硕士生当城管有何不可

2月27日,有消息称,江苏常州城管一线执法部门共有12名硕士,他们有的从事沿街巡查工作。这引发“人才浪费”的热议,对此,这些硕士城管队员表示,他们已适应工作,没觉得浪费。(见2月28日《现代快报(微博)》)

(江苏 井水明)

从北大毕业生摆摊卖肉,到“90后”美女大学生当“掏粪工”,再到现在的12名硕士生当城管,无不引发网友热议,其焦点无非是其高学历和“低”职业之间的大反差。因为在国人心目中,“学而优则仕”的惯性思维一时半会还难以消除,似乎大学生,尤其是名牌大学和硕士之类的“人才”就该找“体面”和“高贵”的工作,否则就是“大材小用”、就是“浪费教育资源”。

硕士城管,在见仁见智的语境下,激起的回响势必是参差不齐的:或曰,“硕士城管”是大材小用、人才浪费;或曰,学历与职业挂钩,含有习惯性偏见……一时间,臧否不一,公众的聚焦点,也超出了“职业选择”的范畴。

分享到:

但笔者认为,硕士当城管不但没有什么不妥,反而会取得双赢的效果,值得期待和赞许。

说起来,这般争锋,早已是寻常风景。“北大高材生卖猪肉”、“大学生淘粪工”等,都一度引起坊间激辩。“职业无贵贱之分”的观点、“脑体倒挂论”,投射出公众毁誉各异的立场。而今,相似论调,重又聚焦在“硕士城管”议题上。

首先,硕士生当城管是就业形势的需要。在这个硕士乃至博士批量产生的时代,就业的压力和择业的难度相对加大,尽管一些大学为了招生需要夸大就业率多么高,但不少大学生“一毕业就失业”已是不争的事实。那么,调整就业观念、改变择业路径就是一种明智选择。

“硕士”的学历标识,与“城管”的职业特性,在国人的惯性思维里,似乎存有落差——说起城管,人们便生出“工作技术含量低”的直觉;更何况,在暴力执法屡见不鲜的情境下,城管的形象蒙垢已久,仿佛跟“粗暴无文化”的点缀紧密关联。于是乎,在人尽其用的“实用哲学”下,读硕士当城管,显然不怎么搭调。

职业无高低、身份无贵贱,与其怀揣一纸高学历文凭死守硬撑,或者为了所谓专业对口好高骛远,不如正视现实、灵活应对,先找到一份工作锻炼自己、站稳一个岗位充实自身,难说就不能做出一番大事业、大作为,那个卖肉的北大生不就很快成为“百万富翁”了吗?这种择业观的改变和进步既是学生的出路、也是高等教育的出路。

忧心人才资源配置不当,无可厚非;可将“硕士城管”视作错位式就业,跟“知识贬值”挂钩,却并不合理。与其讲硕士当城管是迫不得已的“下嫁”,不如说这是基于传统分工模式的想象,是工具理性下的主观臆断。硕士当城管,也许只是无奈之选。就业形势严峻,让人出路逼仄;而城管公职编制,足以让他们过得体面,实现其“体面生存”的世俗愿景。二者的合力,将他们推向了城管队伍的怀抱。若是这样,委实可惜,迁就于生存需要、放弃兴趣指向,无疑是种缺憾。不过,如果他们以城管为“志业”,乐在其中,就不必过多置疑了。

其次,硕士生当城管是城市发展的需要。众所周知,当前我国城市化发展进程不断加快,而城市管理的能力和水平却跟不上节拍、无法配套,最显明的表现就是执法不规范、管理不精细、服务不周全,城管人员与管理对象之间的冲突不断、矛盾频发,导致城管在国人心目中的“妖魔化”和“差口碑”。而这些硕士生既受过高等教育,又具备时尚思维,其综合素质和专业水平较高,势必会给城管带来新的观念、新的方法和新的气象,增加更多的人文色彩和弹性空间,从而可以有效扭转城管的声誉和形象,也必将让城市管理不断提档升级、和谐进步。

“哪个行业,都能栖息梦想”,涂尔干在《社会分工学》里说,看待职业分工,要拒斥一元的功利化立场,包容多元选择。城管也是可供取舍的职业选项,将其描成藏污纳垢之地,有失偏颇。再者,针对“暴力执法”现象频发,以提升从业者文化层次改善执法方式,不失为一种探索。至于说城管是“无脑工作”,也纯属臆测,信息化管理、科学决策,哪样不需要知识支撑?

由此而言,硕士生当城管带来的是双赢。事实也证明,这些硕士城管们不但工作得心应手、开心快乐,而且管理效果明显、态度有口皆碑。如此结果,岂不是市民之盼、城管之幸、社会之福?(新华网/舒朗秋)

喧腾背后,最需思考的,或许是——青年才俊如果一窝蜂地扎堆公务人员行列,按照制度经济学家的说法,恐怕更有“寻租性努力”的嫌疑,反而会压抑社会创造财富的能力。

“硕士当城管是浪费”存在双重误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